赵二平,一个平凡的井口调度员

时间:2017-08-20  单位(部门):矿建二企业  编辑:王晶 赵亚军  摄影:赵亚军  点击:载入中...

853538022853258543.jpg

敦实的个子,永远面带阳光笑容的神态,白净的面庞,初看上去,你一定会把他和学问人,甚至中学老师联系在一起。然而,他却是一个从事了二十年矿建的“老矿建人”,他在工作中的严肃认真和他和善的外表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他就是矿建二企业红柳林项目部井口调度员赵二平。

赵二平形容他井口的调度员工作如同战场上的关隘镇守者,“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是从地面到井下的最后一道关口,从平安入井到平安升井的必经关口。在井下工人们看来,他们的工作有时如同“鼹鼠打洞”,见不到阳光,面对冷冰冰的金属,网片、锚杆、锚索......他们每天都在和天地战斗,是赵二平一直守护着他们,让他们永远感到平安,能享受到和煦的阳光,闲下来可以思念远方同样在思念他们的亲人。

赵二平像许多煤矿工人一样,憨厚老实,不善言辞,在采访时,他轻描淡写的告诉我,我每天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就是协调井上井下工作、检身、维护上下井秩序。看着我一脸好奇,他又向我详细说明了起来,就拿每个下井人员都必须经历的“检身”来说,整个过程都必须像机场安检人员登机安检一样仔细,这关系到工友的生命,这是我的职责,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马虎,他说。准备矿灯、发矿灯、签字、检身一系列的程序,赵二平高效,标准,如同一台高速精密运转的机器。同井下工作人员一样,大家需要熟悉安全规定、火工品的运送常识,对每一位下井人员进行检身,避免火、酒、烟、手机等危险品带入井下,大家重复的是一种规范,但却引领着大家的安全。在说起这些工作细节时,赵二平好像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脸上洋溢着骄傲的表情。

912763292188799391.jpg

赵二平善于了解工人的精神状态,这方面终于和他学问人的外表联系了起来,他亮亮的眼睛注视着亲爱的工友们,这时他好像是一个心理学家,能够洞察出工人在平静外表后面隐藏的心思。“注意安全、小心危险。”他每次都在提醒着即将下井的工友们,工友们听了很多遍,没有人厌烦,他们觉得赵二平说这话的时候平安就伴随着他们。“家里有事了?看你脸上充满忧愁,有什么事情告诉我。”工友们在这时候觉得不把自己的烦恼告诉赵二平,他也会跟着烦恼,这会让他们感到这是一种罪过。“昨天晚上喝酒了吧?下次少喝点,身体是干革命的本钱,比什么都重要。”听到这话的工人们露出了羞涩的笑容。

作为一名井下调度员,赵二平是井下井上两个“世界”的信息中转站,当井下的工友们把工作需求传递给他时,他会根据实际情况迅速做出反馈:需要领导安排部署的,就要整理汇总井下信息上报给领导,并将领导的指令传达给井下工友;需要井上其他人员下井配合工作的 ,就要一一通知电工、铲车司机等其他辅助人员下井......这些简单琐碎的工作却最容易不受重视,但赵二平说,虽然我不是身处要职,但是我身兼重任,我传递的每一个信息都必须准确无误,这样才能保证井下工友们的安全,才能保证施工的顺利。

35岁的赵二平从事矿建工作已经将近二十年,他说,他这35年里最美好的青春都奉献给了煤矿建设,因为他爱这份工作。二十年来,他走过了大半个中国,从河北邯郸峰峰矿区来到了建设集团矿建二企业,从祖国的中部来到西部。矿建二企业工作的几年里,先后参加了甘肃新庄、澄合西卓煤矿等项目建设。现场工期紧、任务重是常事,他一年半载回不了家也是常事,他觉得这没有什么,这是矿建人的本分,本来就应该是这样。他说,只要井下的工友们还在工作,我就不能擅离职守,我这个中间站失灵了,信息传不上来、发不下去,肯定要耽误大事。

赵二平是矿建二企业广大一线员工中的一个,他是如此的平凡,却又是如此的不平凡。

分享此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