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在一线的铜煤青年力量(二)

时间:2018-10-22  单位(部门):铜煤企业  编辑:赵淑洋  点击:载入中...

 陕北的温度总是冷的太快,现在还是农历9月上旬,这里早晚的温度就已经接近零下,白天还是阳光和煦,不觉得这是陕北的冬天,但是一到了夜里,就能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寒风凛冽了。

陕煤建设铜煤企业安装项目部承建的柠条塔矿室外热力管网改造工程,在陕北柠条塔煤矿,位于神木与内蒙的交界处,肩负着柠条塔矿几千职工的冬季取暖的任务,虽然与土建项目相比,这些算不上什么值得称道的工程,但是作为安装人,这些微不足道工作,却能带给那些奋斗在煤矿的一线工人的一个温暖的冬季生活环境。

在项目部有这样一位青年员工,他被称为项目部员工们称为“技术大拿”,更被称为施工现场的排头兵,他是项目部一杆旗帜。他也有缺点,他不善言辞,总是在默默的工作;他总是雷厉风行,他所经手的工作工程质量不达标,绝不轻易说过关。项目部员工亲切的叫他一声“张工”。

2018年9月19日下午7时,当项目部员工一个个的汗如雨下干了一天,拖着疲惫的身影,走向熟悉又亲切通往宿舍的那条路。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张工接起了电话,对方说了几句话后,他的眉头皱了一下,说了一句“嗯,大家马上来看看。”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就听他说道:“矿上联建楼处因供热水管断裂,将会对凌晨4点上井职工正常洗澡造成了影响,大家接到了矿上通知要求我项目部负责抢修的任务”。

项目部的同事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大家最近都是连轴转,每天都在加班加点的敷设管道,咱们现在施工的工期又紧,还是别去管矿上的事了,大家把自己份内的工作做好就足够了,这些事情矿上会有人处理,大家何必这么去出什么风头,干好了也只是表扬几句,干不好责任都是大家的了”。张工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和小何去查看一下施工现场,你们先回去吃饭,大家待会就回来。”

IMG_55.jpg

当张工第一个达到热水管断裂的现场,已是一片狼藉,夹杂着油气的热水正大面积的从地表冒出,他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小何,先去锅炉房把本趟管路的热水管阀门关掉。”过一会儿汹涌如洪水的热水慢慢小了,张工走进一看,出水的地方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水坑,本趟管路是直埋在地下。“小何!把项目部的工具车开上,把咱们项目部功率最大的抽水泵拿来,然后再联系租赁单位的钩机、再拉四台电焊机、角磨机2台、氧气、乙炔2套、4盘电缆,还有大家已到货的DN250的弯头带过来4个备用”。小何听完用最快步伐向工地库房跑去。

IMG_57.jpg

工作中的张工

大约半小时后,小何把张工吩咐的设备及材料顺利运到联建楼指定地点。项目部的同事也已经把下午饭吃过了,大家虽然嘴上都不说,但是他们又一个个把工作服、手套、安全帽都穿戴整齐,迈着大步向工地走去。

同事们到了施工现场见到张工都会心地相视一笑,各司其职接线的接线,抽水的抽水。大约一小时后,巨坑的中水抽到管道以下位置了,张工摸了摸水温,就跳进了泥水里,查看破裂管道位置,由于直埋管道年久腐蚀两趟热水管弯头处焊缝开裂,必须更换弯头。“大家分成3组,一组土方开挖,一组切割管道,焊接小组待命。”大家相互看了一下,项目部同事多年的工作经验一个眼神就会明白自己去干什么。

一小时后土方开挖及管道弯头切割完成,焊接小组对管道首先进行坡口打磨,然后对弯头与管道固定点焊,施工准备完成后,焊接小组就紧锣密鼓的展开工作了。

一小时、两小时过去了,一个个弯头与管道焊接到了一起,当这一切完成后,已是晚上12点了,刺骨的寒风刮着,张工依旧站在泥水里用手电查看焊缝的质量是否存在夹渣、咬边、裂纹、气孔,检查完毕后说道“小何!打开管道阀门试水!”当小何再去跑到阀门位置打开阀门时,却发现阀门已经不能正常开启了,锈蚀住了。小何郁闷说:“真是屋漏偏风连阴雨。”

张工从泥水中上来,查看阀门情况后又向锅炉房跑去,不一会锅炉房右手提着DN250的阀门,左手拿着金属垫片,兜里鼓鼓装着几条螺栓气喘吁吁的走来,大家赶忙上去帮忙。

又是重复的工序,停水、阀门拆卸、法兰焊接、阀门安装,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当阀门安装完后,张工抬起手看看了表已是夜里2点多钟了。阀门正常开启后,张工还是站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盯着管道焊接处,热水的压力使得管道嘣嘣作响,他一站又是一个多小时,看了看表,然后举起手中的电话给矿上调度室打去“现在是凌晨3点30分管道抢修完毕,夜班上井职工可以正常洗澡。”

这时大家向张工那里围去,欢呼雀跃!可是张工却木讷地看了看天,又看了看自己,对着大家说到“今天有点冷啊!”小何也冒出一句“张工我有点饿呀!咱赶紧回去吃饭吧。”大家三五成群向夜色中走去。

这是大家工作中经常会发生的一些琐碎的小事,在工地十几年已是张工的家常便饭了,正是他的不怕脏,不怕苦的精神一直鼓励和激励着大家这些年轻人跟着他一步一步一个脚印的干下去,要干就要干好! 

分享此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