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露无声

时间:2018-09-20  单位(部门):党委工作部  编辑:迂鹏  点击:载入中...

当清晨六点半下楼去上班,推开单元楼的大门,一股凉气,惊起满臂的鸡皮疙瘩,我知道,中秋节快到了。

秋日的朝阳,特别的清亮,刺目而不激烈,照耀的空气无比透明,让人心神巨爽,这是一年最好的季节了。

度过一个炎热的夏季,城市里的居民都在享受秋凉的到来,超市门口,早点摊位上,挤满了早起的人们,忙碌起一天的生活。我跻身在其间,心情愉悦的看着这平静美好的生活,脚步愈发的轻快。

秋天来了,这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在城市里,除了凉风送爽,还有充盈满街的应季瓜果让空气里都是一股黏稠的甜香。这种景象,总能勾起人们对田野山间的向往,毕竟,在远离城市的乡村,才是秋天最本来的模样。

我想我的家乡了,那个在这座城市北方的大山里,一个小镇。那是我出生的地方,我成长于斯,立业于斯,那里的土地上埋葬着我的亲人!所以即使今日我虽然安家在这座城市里,我依然觉得我的根留在了那个小镇,剪不断,理还乱,一扯就心肝俱痛。

家乡的秋天,味道更浓,晨起,树叶草丛里,都是晶莹剔透的露珠,间或有点薄雾,飘散在田间小道上,诱人深入到田野林间,总在不经意抬头,就看见挂满枝头的果实,红的苹果,黄色的梨,更多的是漫山漫洼的酸枣和山楂,绚烂的色彩,最好的画家也描绘不出它的妙处。在这丰收的图画里,我总是一副欢快贪婪的模样,挎着小篮,手忙脚乱的采收着秋天赐予我的果实,身边也总是陪伴着如今梦里才能得见的亲人和伙伴。现在回想,当日的秋何止是秋,竟是每时每分对世间最美好的事物和情感的一种收割和储存,存在我的心间,留存在今日让我随时能翻出,用以慰藉一个漂泊在城市里却又不愿完全融入城市生活的孩子无聊的乡愁。

秋季的节日,唯有中秋节,这是一个对中国人无比重要的节日。在北方,中秋节是划分秋和冬的时间节点。中秋节过后,人们就要准备度过冬季的一切了,秋收的繁忙由收获就转为了储藏。中秋节就是提醒人们准备迎接隆冬的一个存在,也是对秋收喜悦的一个盛大总结,不论大人孩子,过中秋节,都是一个慎重其事的事情。当然,孩子们不会像大人那样还要考虑各种人情世故,孩子们的眼里,看到的是丰足的果实和各式各样的月饼。我不喜欢吃月饼,原因是幼年时,因为物质缺乏,能吃到的月饼只有县城副食店里出售的那种硬到能砸死人的传统月饼,馅料永远是五仁加孩子们都厌烦的青红丝。月饼,对于大家来说,只是节日必须的一个符号,我更喜欢的是中秋节,一家人能快快乐乐的休闲,父亲母亲脸上暂时没有了对生活的愁苦,一家人费力咬着蹦牙的月饼开心的调笑。

更快乐的是,偶尔中秋是在周末,我和弟妹能去爷爷奶奶家。在爷奶的小院里,炕头上,如猴子上了花果山一般,疯狂到极致的恣意一天,那种在亲情抚慰下的放纵,当时只是快乐,只是单纯的快乐,并不如今日回想起,感觉如此珍惜,珍惜到不敢多回忆,痛悔时间怎么定不在那个时候,如果时间能回去哪怕一分一秒,我都会停下疯狂的笑闹,把眼睛多看看爷爷奶奶的面庞,用手多挽一会爷奶的手臂,让他们的体温多暖和一会我,让这种美好能在我身体里多存留一些,可以在多年后依然给我暖意。

时光的流逝,对于中年人,是越来越快了。秋年年都会来,中秋节年年也会过,只是一年一年,身边的人和事都在发生变化。一路上遇到的人,有增加的,也有走散了,更多的是再也看不见了的。每走散一个人,失去一个人,我的心里也就如抽丝般的流逝一些情愫,越成长越空旷。我也像一个秋天的果实,慢慢成熟,散发芳香,但也终将被采摘,被消化,归于尘土。
现在,想起了少年时,不知是哪个中秋节的夜里,读到唐代王建的《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诗:

•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

•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在谁家。

• 当时心里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愁绪,也就是那么一闪念,自己也笑自己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聊发无谓的愁绪。岂不知,虽然当日没有经历过多的生离死别,受传统学问的浸淫,内心里已经隐隐的埋下了过多的愁绪,以至于被这首诗激发出丝丝感慨。今天,又是秋日,又是中秋时节,想起了多年前的情绪,念起一路走来的经历,站在这秋日的清晨,竟然把朝阳想做中秋的月光,脸颊上突然有点湿润,难道是无声的冷露,悄无声息的漫浸!

分享此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