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女子不如男

时间:2019-05-08  单位(部门):矿建二企业  编辑:付苗苗  点击:载入中...

工地上有这么一道亮丽而动人的风景线,那就是咱们的绞车女工!标准的叫法应该称之为提升机司机。我为自己曾经是一名绞车女工而感到自豪。

零八年经熟人先容我踏上了我的工地之路,我的第一个工地是位于内蒙古棋盘井附近的一期施工立井——泰源煤矿,它是建设集团矿建二企业建成初期几个项目之一。

第一次走进绞车房看着滚筒呼呼地转,钢丝绳飞快地缠绕,一想到绳的那一边可能提着一罐笼的人就吓得自己心砰砰直跳,转身直接就跑开了。回到宿舍就有了不想开绞车的想法,可转念一想,别人能开我为什么就不能,骨子里那股子倔劲上来了,于是在心里暗暗下决心,我不仅要学会,而且要干好!

稿件用.jpg

我的绞车工生涯由此开始了!那时的绞车是最原始、最老式的,需要由绞车工全手动操作,井筒深度全凭深度指示器指示,没有现如今绞车的精准数据及各种齐全保护。因为紧张的缘故,手握着操作手柄常常出汗,有时候胳膊都是酸的。由于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仪器设备看,我的眼睛肿了,被小我好几岁的师父孙雪玲取笑了好几天。慢慢的我的工作越来越熟练,干的是得心应手,也得到了绞车班长、同事以及工人们的一致认可。有天绞车班长王师傅进到操作间就夸我绞车开的稳当,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就说:“班长,我上班以来你这是第一次进绞车房,你怎么知道我开的好坏呢?”班长孙师傅呵呵一笑,说道:“哪还用在你跟前看,出渣的时候我就站外面看着呢,翻渣停车我一看罐就知道……”。

出渣是每天忙碌但又让人特别提神的工作,听清楚信号点,开始了熟练的出渣工作。在安全的前提下要求即迅速又准确无误。每次下班后路过井口看着那一堆堆渣特别有自豪感。那可是大家井上井下所有工人兄弟姐妹的劳动成果呀!觉得自己为生产为进度又出了一份微薄之力,浑身充满了力量。

夜班是最最难熬的,两个人换着开绞车还是有些困,特别是后半夜。为了让自己不犯困,保证能安全工作,就用指甲掐自己的脖子,一疼还真就起到了提神的作用。每当天蒙蒙亮,坐在操作台前,看到刚刚升井的工人下班从车房门口走过,感到心里特别欣慰,也不觉得自己工作的辛苦与劳累了。

十年光阴飞逝而过,我已流转了好几个项目部。由于工作岗位的调整,我不得不离开绞车岗位,从事新的工作。可每当我想起曾经的绞车工作时就忍不住想写点什么,为了我曾经的绞车工生涯,为了依然战斗在绞车工岗位上的工友们! 

分享此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