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炭报:最美的青春

时间:2018-08-25  单位(部门):物资企业  编辑:马心宇  点击:载入中...

越来越觉得自己老土。身边的人都在追《延禧攻略》、《爱情进化论》、《香蜜沉沉烬如霜》的时候,我却领着六十岁的老妈和六岁的女儿每天晚上八点守着中央一台看着《最美的青春》。

看了十几集,已经被剧集里的人物和故事震撼。这是一部弘扬主旋律的电视,但它传递出来的却并不是高高飘扬在天上的可歌可泣、感天动地,恰恰是那些细小的、微不足道的情节不着痕迹的溜进我的心里,那些坚持、坚毅、坚韧的情愫也一次次洗礼了我的心灵。

主人公冯程是北京林业大学木材加工专业的毕业生,他不是英雄,因为私人感情原因来到了围场林业局工作。作为英雄的后代,只因他在一张几百年前的地图上看到曾经水草丰美、绿树遍野的塞罕坝,他便带着骨子里父亲遗传给他的英雄气质和被他捡回来的流浪狗“星期六”,只身上了坝。

一望无际的沙漠上,有一棵树,唯一的树,一棵参天大树,一棵树龄超过200年的参天大树。树下掩埋着的,是在战斗中牺牲了的冯程的父亲的忠骨;树周覆盖着的,是亲历了绿洲变荒漠的塞罕坝的风沙;树上生长着的,是几代塞罕坝人生的希翼、活的希翼、生活的希翼。

一个人、一条狗、一千多个日夜,没有换来一棵棵成活的树苗,也没有毁掉冯程的意志和决心。坐在满目疮痍的沙窝子里,远远地望了那棵神树又低头看着正在死去的小树苗,冯程拭去泪水,倔强地发誓:种不活树不剪头发、不剃胡子、不下坝。

先遣队的赵天山来了,带着一杆双筒猎枪,带着做饭的老魏、一肚子秘密的张福林,带着一腔热血和热情。从此,坝上有了人声、有了气息、有了生气。黎明即起,一声哨声响彻天际,六人一狗列队出操,“锻炼身体、植树造林”的口号喊得响亮;食堂炉子上坐着的热水总是冒着热气,笼屉里的莜面馒头黑黑的、暄暄的、暖暖的,白菜土豆粉条烩成一锅也能吃得乐乐呵呵。

学生们来了!学造林的覃雪梅、武延生、孟月,学病虫害的隋志超、沈梦茵,学气象的闫祥利,学林业的季秀容、那大奎都来了。他们带着自己的青春、自己的梦想来了,给塞罕坝带去了科学造林的希翼。没有精密的试验室,挖个地窨子、买来试验仪器、试验材料,哪怕简陋也要建的有模有样;没有漂亮的小窝儿,盘个土炕、拿来粗布单子、木头桌子,哪怕简单也要住的干净整洁;没有地图、自己画,没有资料、自己译,没有场地、自己找,没有树苗、自己育......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前几天看的一个帖子,内容是“关于‘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很穷’的回答”,其中大部分回答都是买不起各种豪侈品的时候觉得自己很穷。买不起豪侈品就是穷么?看看那些二十几岁就来到塞罕坝上的大学生们吧!他们肯定一辈子都没背过路易威登的包包,没用过雅诗兰黛的眼霜,没开过梅赛德斯的奔驰,没去过人人向往的希腊;可他们用尽了自己的青春、用了一辈子的时间亲手种下一棵棵参天大树,为子孙后代种下了万顷树林。当塞罕坝上一片绿意盎然时,他们的一头黑发也全部被浸染成霜。这样一群人,你能说他们是贫穷的?其实最可怕的从来都不是没有锦衣玉食,而是就算你穿着动辄几十万的天价外套却不知道李白和苏轼其实并不是一个朝代的人。精神上的穷,才是真正的无药可救。

黄沙里那一棵坚强的绿树,白雪上那一袭飘扬的红裙,让人心醉;午间那一道刺眼的阳光,暗夜那一双惊悚的狼眼,让人窒息;秋天那一碗乡味浓浓的妈糊,冬日那一盆香气袭人的地羊,让人落泪......

《最美的青春》还在上演,可冯程们最美的青春却早已留在了塞罕坝上,那一棵棵绿树告诉大家:他们都曾有过最美的青春。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

向最美的青春致敬!

向最美的冯程们致敬!

原文链接:http://paper.ccoalnews.com/201808/25/colm8.html
 

分享此资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